政务邮箱- 无障碍- 手机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 数据开放- 数据发布- 繁體- 智能机器人 本站支持IPv6
当前位置: 首页 > 主题服务 > 专题专栏 > 重大行政决策和行政执法公示 > 行政执法信息公示 > 事后环节 > 行政复议

深环复决字〔2020〕03号

  深 圳 市 生 态 环 境 局

  行 政 复 议 决 定 书

  深环复决字〔2020〕03号

  申 请 人:XX橡胶(深圳)有限公司

  地    址:深圳市龙华新区观澜XX路54号

  法定代表人:何某某

  被申请人:深圳市生态环境局龙华管理局

  地    址:深圳市龙华区龙华街道东环二路龙华环保大楼

  法定代表人:田晖南      职务:局长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于2020年1月10日以深环龙华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于2020年1月15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已依法受理。被申请人已向本机关提交了书面答复及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有关证据和依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请求撤销深环龙华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理由如下:

  一、申请人已实际建有废水收集设施;

  二、申请人主要生产硅橡胶零件制品,因客户要求严格,所有产品必须表面没灰尘,因此申请人采用清水清洗产品表面的灰尘,不添加任何化学制剂,产品的材料均为食品级材料,这样的清洗废水不属于污水,可以直接排放到化粪池之中,所以并未接入清洗废液回收储罐之中。被申请人在申请人现场抽取废水进行检测,提供的《监测报告》中可以看出pH值、化学需氧量、磷酸盐、悬浮物四项监测项目均合格,远低于《广东省水污染物排放限值标准》的要求;

  三、申请人在2019年10月11日收到《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按照该决定书的要求三十天内完成整改,申请人立即按照要求进行整改,将清洗槽的出水口接入清洗废液回收储罐之中,被申请人于2019年12月19日对申请人进行现场复查,确定已整改完成。申请人已停止清洗除尘工艺,后续不再产生清洗废水,少量的清洗废水也收集到清洗废液储罐之中,委托深圳市XX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回收。

  综上所述,在本案中,申请人违法行为轻微,并已经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应当不予行政处罚。被申请人作出的十五万二千元的处罚决定应当参考《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一)主动消除或者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的”。

  被申请人答复称: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

  (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1.申请人存在未按要求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和通过隐蔽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的违法行为。

  2019年10月11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到申请人处进行现场检查,发现申请人主要从事橡胶制品生产,主要有油压成型、混胶和清洗等工艺,设有油压成型机、炼胶机、甩干机、1个清洗槽。现场检查时申请人正在生产,根据申请人《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表》以及《建设项目环境影响审查批复》的内容,申请人应建设废水收集桶对清洗工艺产生的废水进行收集并委托有资质的单位拉运处理,但现场未配套废水收集桶,橡胶成品在三楼清洗槽内清洗后,清洗废水通过白色PVC管由三楼接至一楼直接排入化粪池中。执法人员对申请人清洗槽内废水进行了采样监测,监测报告显示废水中含有B类污染物,未超标。

  以上事实有《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及附图、现场执法照片、现场执法视频、《调查询问笔录》《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表》《建设项目环境影响审查批复》《污染源废水采样原始记录表》《监测报告》等证据证实。

  (二)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程序合法。

  2019年10月11日,被申请人两名执法人员到申请人处进行检查,对申请人清洗槽内的废水进行了收集采样,并对申请人现场负责人温某某进行了调查询问。现场检查和调查询问时,两名执法人员当场表明了身份,告知了申请人配合调查的义务和申请回避的权利,以上行为在《现场检查(勘察)笔录》《调查询问笔录》中均有温某某签字确认。同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送达了深环龙华责改字[2019]XX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申请人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于三十日内落实配套建设环境保护设施。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三十七条的规定。

  10月18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处理。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环境行政处罚办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

  12月10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对申请人进行复查,发现申请人清洗工艺已撤除,执法人员制作了《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并拍摄了现场执法照片。以上事实有申请人签字确认。

  12月24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违法行为进行了集体审议。12月26日,被申请人依法作出深环龙华听告字[2019]第XX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并于三十日直接送达申请人,告知其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及其依法享有申请听证、提出书面陈述和申辩的权利。申请人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书面听证申请,于12月31日提出陈述申辩。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

  2020年1月9日,被申请人经对案卷材料进行全面审查并通过集体讨论后,决定对申请人未按要求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的行为处以行政罚款两千元;对违法排放废水的行为处以行政罚款十五万元。两项违法行为合并罚款十五万两千元。2020年1月10日,被申请人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于1月14日直接送达申请人。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三十九条、四十条规定。

  (三)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

  申请人未按要求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的行为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十八条之规定:“对环境有影响的项目,建设单位应当按照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报告表、审批部门审批决定的要求,配套建设环境保护设施。本条例所称环境保护设施,包括:(一)废水、废气、固体废物、粉尘、烟尘、恶臭气体、放射性物质、噪声、振动、电磁辐射等污染的防治设施;(二)污染物排放计量仪器和监测采样装置;(三)污染源在线监测装置和污染防治设施运行监控装置;(四)各类环境保护标识;(五)环境风险防范和应急设施;(六)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环境保护装置、设备和设施”,依据该法第三十九条“违反本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未按照要求配套建设第二款第二、三、四、五、六项规定的环境保护设施的,处二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罚款。”的规定应予以处罚。

  申请人违法排放废水的行为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之规定:“禁止通过埋设暗管或者其他隐蔽排放的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禁止从污染物处理设施的中间工序引出污染物并直接排放”,依据该法六十七条第二项“(二)违反本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第四款规定,排污者通过埋设暗管或者其他隐蔽排放的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的,或者从污染物处理设施的中间工序引出污染物并直接排放的,或者未经生态环境主管部门批准,擅自拆除、闲置环境保护设施的,处十五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吊销排污许可证”的规定应予以处罚。

  同时,依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二章§2.3.2裁量标准,对应“未按照要求配套建设环境保护设施”、“报告表类”、“6个月以下” 等裁量因子,被申请人应对申请人未按照要求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的行为处以罚款两千元;依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一章§1.8.1裁量标准,对应“通过埋设暗管或者其他隐蔽排放的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的”、“特别控制区以外的区域”、“B类水污染物”、“达标”等裁量因子,被申请人应对申请人通过隐蔽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的行为处以罚款十五万元。两项违法行为合并罚款十五万两千元。

  因此,对于申请人未按照要求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和通过隐蔽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的违法行为,被申请人对其处以罚款十五万两千元并无不当。

  二、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提出的申辩理由不成立。

  1.申请人称其有建设废水收集设施与事实不符。

  被申请人现场检查时未见申请人有设置废水收集设施,废水通过白色PVC管由三楼接至一楼直接排入化粪池中,即使如申请人所述,其有设置收集桶,但现场检查时,废水槽与申请人所谓的收集桶之间并未设置任何管道连接,无法证明其曾经有设置并使用收集桶行为。因此,被申请人认定申请人未建设废水收集设施并无不当。

  2.申请人称其清洗废水不属于生产污水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申请人的环境影响报告表对于项目的清洗工序产生废水有明确要求:须集中收集于废水箱,委托工业废物处理站处理。因此,申请人知道且应该知道其清洗工艺产生的废水属于生产废水,应进行拉运处理,申请人称其清洗废水不属于生产污水可直接排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3.申请人不符合法定从轻、减轻或不予处罚的情形。

  首先,本案处罚的是未配套建设污染防治设施和通过隐蔽方式排放污染物的两个违法行为,一经实施即属违法,申请人在违法行为发生后是否进行整改不影响本案违法行为的认定。且申请人明知其应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并收集处理的情况下,仍未进行配套且将废水直接排放,其违法行为恶劣且已经对环境造成影响,不应认定为违法行为轻微的情形。

  其次,被申请人向申请人下发的《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中已明确要求申请人改正两个违法行为。申请人后续及时改正违法行为系在履行《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其应尽的环保义务,不属于主动纠正违法行为,并不影响本案违法事实的认定,也不是法定的免责事由,不能作为减轻或免予处罚的理由。

  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恳请复议机关对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予以维持。

  经查:一、申请人于2010年8月12日成立,已办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为何某某。申请人编制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表》第28页载明:“原有项目清洗工序产生生产废水,产生量约为0.2吨/日,集中收集于废水箱中,委托深圳市宝安区工业废物处理站处理,对周边环境无影响。”

  二、2019年10月11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对申请人进行执法检查,申请人正在生产,其橡胶成品在三楼清洗槽内清洗并放入甩干机甩干后进行包装,清洗废水未按规定进行收集,通过白色PVC管由三楼排入一楼化粪池中,现场未见废水排放。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制作了《现场检查(勘察)笔录》,拍摄了现场执法视频和现场执法照片,并向申请人授权委托人温某某进行调查询问,制作了《调查询问笔录》。执法人员在申请人三楼清洗槽内采集了废水样品一套,制作了《污染源废水采样原始记录表》。2019年10月15日,深圳市龙华区环境监测站出具《监测报告》显示,申请人三楼清洗槽废水样品中的pH值7.67、磷酸盐0.02mg/L、化学需氧量和悬浮物均低于检出限。

  三、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总则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申请人经营地址所在的观澜XX社区位于“特别控制区以外的区域”,其排放废水中含有的pH值、化学需氧量、磷酸盐、悬浮物为B类水污染物。

  四、申请人未按照要求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依据《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应予处罚,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二章§2.3.2裁量标准的规定,申请人的违法行为类型为“未按照要求配套建设第二款第六项规定的环境保护设施”,环评文件类型为“报告表类”,持续时间为“6个月以下”,应处罚款两千元人民币。

  五、申请人通过埋设暗管或者其他隐蔽排放的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的规定,依据《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六十七条第(二)项的规定应予处罚,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一章§1.8.1裁量标准的规定,申请人的违法行为类型为“(一)通过埋设暗管或者其他隐蔽排放的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的”,水污染物排放浓度为“达标”,应处罚款十五万元人民币。

  六、2019年10月11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直接送达深环龙华责改字[2019]XX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2019年10月18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立案查处。2019年12月26日,被申请人作出深环龙华听告字[2019]第XX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2019年12月30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直接送达深环龙华听告字[2019]第XX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告知拟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以及享有的陈述、申辩及申请听证的权利。2019年12月31日,申请人提交《申辩书》。申请人未在规定期限内提交听证申请。2020年1月10日,被申请人作出深环龙华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申请人作出“对未按照要求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的行为,处以行政罚款两千元;对违法排放废水的行为,处以行政罚款十五万元。两项违法行为合并罚款十五万两千元”的行政处罚决定。2020年1月14日,被申请人将该处罚决定书直接送达申请人。

  本机关认为:关于申请人主张其已实际建有废水收集设施。本机关认为,结合《现场检查(勘察)笔录》《调查询问笔录》、现场执法视频及现场执法照片等证据,可认定申请人三楼清洗槽产生的清洗废水通过白色PVC管由三楼接至一楼直接排入化粪池中,该清洗槽并未设置管道连接至废水收集设施,无法证明申请人设置并使用废水收集设施收集清洗废水,因此,对申请人的主张本机关不予采信。

  关于申请人主张其产生的清洗废水不属于污水,可以直接排放到化粪池之中。本机关认为,结合被申请人的现场执法证据及《监测报告》,申请人三楼清洗槽排放的清洗废水含有B类水污染物,因此申请人应当按照《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表》的要求将清洗废水集中收集于废水箱中,并委托拉运处理。申请人通过埋设暗管或者其他隐蔽排放的方式直接排放水污染物的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六十七条第(二)项的规定应予处罚,因此,对申请人的主张本机关不予采信。

  关于申请人主张其已经履行整改义务。本机关认为,根据《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六十七条第(二)项的规定,应对申请人责令改正并处十五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罚款。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一章§1.8.1裁量标准的规定,申请人的违法行为类型为“(一)通过埋设暗管或者其他隐蔽排放的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的”,水污染物排放浓度为“达标”,应处罚款十五万元人民币。因此,被申请人适用法律准确,量罚适当,事后及时整改是申请人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申请人不能以此为由减轻法律责任。因此,对申请人的主张本机关不予采信。

  综上,根据被申请人的现场执法证据、《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及送达回执、《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执等证据,申请人未按照要求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及通过埋设暗管或者其他隐蔽排放的方式直接排放污染物,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申请人处罚程序合法。被申请人依据《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十八条、第三十九条、《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二)项并结合《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一章§1.8.1裁量标准、第二章§2.3.2裁量标准的规定,对申请人作出“对未按照要求配套建设废水收集设施的行为,处以行政罚款两千元;对违法排放废水的行为,处以行政罚款十五万元。两项违法行为合并罚款十五万两千元”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准确,量罚适当。

  本机关决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机关作出复议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深圳市生态环境局龙华管理局于2020年1月10日以深环龙华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

  本复议决定书一经送达,即发生法律效力。申请人如对本复议决定不服,可自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以本机关为被告向盐田区人民法院(办公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8楼)提起诉讼。

  深圳市生态环境局

  二〇二〇年四月十日


相关附件

相关政策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