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邮箱- 无障碍- 手机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 数据开放- 数据发布- 繁體- 智能机器人 本站支持IPv6
当前位置: 首页 > 主题服务 > 专题专栏 > 重大行政决策和行政执法公示 > 行政执法信息公示 > 事后环节 > 行政复议

深环复决字〔2020〕04号

  深 圳 市 生 态 环 境 局

  行 政 复 议 决 定 书

  深环复决字〔2020〕04号

  申 请 人:XX线路板(深圳)有限公司

  地    址: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

  法定代表人:黄某某

  被申请人: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宝安管理局

  地    址:深圳市宝安区新安二路96号环保大楼

  法定代表人:赵胜军       职务:局长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于2020年1月19日以深环宝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于2020年3月18日向本机关邮寄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于2020年3月20日收到,已依法受理。被申请人已向本机关提交了书面答复及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有关证据和依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的处罚决定,要求撤销深环宝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理由陈述如下:

  一、厂区外采集水样中铜离子含量超过厂区内铜离子含量,不符合常理,且厂区围墙外东南角雨水井水流来源不具有唯一性,采样监测结果不应作为处罚依据,认定申请人超标排放水污染物的证据不足。

  (一)厂区外采样点中铜离子含量超过厂区内采样点的铜离子含量,不符合常理,不排除采样或监测存在不规范的可能。

  申请人废水流向为:流至申请人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内,再流向厂区周围外东南角雨水井后再流向污水处理站厂区外东侧雨水井内后排入市政管网。

  被申请人出具的《监测报告》显示,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在厂区围墙外东南角雨水井采的水样中,总铜浓度为126mg/L,另一份《监测报告》显示执法人员在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内井口采的水样中总铜浓度为40.9mg/L,根据水流方向及浓度扩散性,理应是厂区外的铜离子含量低于厂区内,不排除采样或监测存在不规范的可能。

  在被申请人2019年10月28日第一次现场检查后,申请人即将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内渗漏废水集中收集处理,但被申请人执法人员于2019年10月29日第二次采样时监测结果显示水样中总铜浓度远远高于第一次现场采样结果,不符合常理,不排除有其它污染源或采样、监测不规范的可能。

  (二)应以外界环境采样结果作为处罚依据,但厂区外采集的水样不具有唯一性,监测结果不应作为本次处罚的依据。

  深圳市宝安区环境监测站采样人员现场采样时对厂区内东南角化学仓库内井口及厂区围墙外东南角雨水井均采样,从防止对外污染的立法目的,应以厂区围墙外东南角雨水井采样的结果为准。

  但现场采样时,与申请人一墙之隔的案外人“深圳市XX电路板有限公司”污水排放中亦存在铜离子,其位置处于两个采样样品点的上游,深圳市XX电路板有限公司外排的雨水会先经申请人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内井口后流经申请人厂区围墙外东南角雨水井,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及采样人员在现场采样时并未对申请人与案外人厂界处采集废水样品,不排除在申请人厂区内及厂区围墙外东南角雨水井的水样中铜离子超标系案外人原因所致的可能。《监测报告》不具有唯一性、针对性,不应作为本次处罚的依据。

  二、废水渗漏是历史客观原因导致,申请人不具有主观故意,并主动对废水渗漏原因进行排查并积极整改,符合降低罚款档次处罚的情形。

  在被申请人第一次现场检查后,申请人立即开展排查工作,将位于厂区内东南角局部区域进行开挖截留。经排查发现,由于原厂区早年曾出现地陷(旧厂区建于农田软基地,地面基础施工不善造成,经修复但仍可能造成地面废水渗漏),造成厂区内东南角局部区域出现废水地下渗漏情况,地下水从松散的回填土和挡墙缝隙渗出,形成地下径流,流入旧生活污水和雨水排放井内。

  此外,申请人采取了监测截污、清理地下废水、排查翻新排水管道、裁截废水管道、维护管沟防腐层等多项措施进行整改,此次整改共投入约262万,并于2019年11月27日前通过了被申请人验收。

  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总则第六条的规定,申请人在接受执法检查后主动对废水渗漏原因进行排查并积极整改,申请人的行为属于主动消除环境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符合应降低罚款档次处罚的情形。

  三、申请人一直遵纪守法,无环保违法记录,且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复工复产难度大,恳请综合考量申请人初次违法、主观无过错等因素减免处罚。

  (一)申请人遵纪守法,无环保违法记录,且未行业领军企业,对国家、社会有突出贡献。

  申请人于2006年3月8日成立,主要生产销售高精度、高密度、高可靠性的批量双面/高多层印制线路板及快(样)版,产品广泛应用于医疗、仪器仪表、工控、研发、通讯、IT、家电、汽车等电子产品领域,现有员工300多人,专业技术人员80多人。申请人积极推动提升产品品质,先后投入一亿多进行整体改造,提高产品科技含量和竞争力,2019年产值达一亿元,提供劳动就业岗位350个,纳税达125万元,2019年被评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按照最新国家产业发展政策,申请人所持产业为重点鼓励发展行业,产品已被列入电子核心产业指导目录,申请人具有良好的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申请人一直遵纪守法并积极为国家、社会作出贡献,无环保违法记录。

  (二)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申请人复工复产难度大,为响应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文件精神,建议综合考量申请人初次违法、主观无过错等因素减免处罚。

  受疫情影响,申请人员工不能如期返岗,销售订单急剧下滑,原计划投入新产品开发和设备更新的资金也无法筹措,导致无法采购先进设备应对市场需求,1-2月份大幅亏损。根据《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企业复工复产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等文件精神,建议综合考量并减免处罚。

  综上,证明申请人的违法行为证据不足,废水渗漏系历史客观原因所致,申请人已积极整改,主动消除废水渗漏的危害后果,此前无环保处罚记录,且受疫情影响,申请人经营困难,恳请依法支持申请人的复议请求。

  被申请人答复称: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

  (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申请人存在未按照排污许可证的规定排放水污染物的违法行为。

  2019年10月28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及深圳市宝安区环境监测站采样人员到申请人处进行现场检查,发现申请人正在生产,污水处理站正在运转,总排口有废水外排,同时发现申请人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口内有水流在流动,采样人员对申请人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口内的废水进行了采样监测。

  2019年10月29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及深圳市宝安区环境监测站采样人员再次到申请人处进行检查,并对申请人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口内的废水进行了水流路径试验,发现该污水的水流路径为: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口→厂区围墙外东南角雨水井后→污水处理站厂区外东侧雨水井→市政管网。

  根据深圳市宝安区环境监测站出具的《监测报告》显示,申请人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内井口废水中的总铜浓度为40.9mg/L,超过了申请人申领的《广东省污染物排放许可证》中规定的排放限值(总铜为1.0mg/L),废水中的总铜因子超过排放标准限值39.9倍。

  以上事实有《现场检查(勘察)笔录》《调查询问笔录》《广东省污染物排放许可证》《污染源废水采样原始记录表》《监测报告》、现场执法照片、现场执法视频等证据证实。

  (二)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程序合法。

  2019年10月28日、10月29日,被申请人两名执法人员对申请人进行现场检查,并对申请人授权代表唐某某进行询问,现场检查和调查询问时,两名执法人员均当场表明了身份,告知了申请人配合调查的义务和申请回避的权利,以上行为在两份《现场检查(勘察)笔录》、《调查询问笔录》均有唐某某签字确认。11月5日,被申请人收到深圳市宝安区环境监测站发来的《监测报告》,报告显示申请人外排废水中存在超标因子;收到报告次日,被申请人两名执法人员再次对申请人授权代表黄某某进行询问,当场表明了身份并告知了申请人配合调查的义务和申请回避的权利,以上行为在《调查询问笔录》有黄某某签字确认。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

  11月7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送达了深环宝安责改字[2019]XX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申请人立即停止未按照排污许可证的规定排放水污染物的违法行为。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

  11月8日,被申请人依法对申请人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处理。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环境行政处罚办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

  12月16日,被申请人经集体讨论后依法作出深环宝听告字[2019]第XX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告知申请人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及其依法享有申请听证、提出书面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并于12月25日直接送达申请人。申请人于12月31日提交了《环境行政处罚陈述申辩书》。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八条的规定。

  2020年1月9日,被申请人对本案案卷材料与申请人提交的陈述申辩材料进行了集体讨论,决定对申请人的违法行为处以行政罚款九十万元。2020年1月19日,被申请人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于2020年1月21日直接送达申请人。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规定。

  (三)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

  首先,申请人未按照排污许可证的规定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排污者应当按照排污许可证的规定排放污染物,并遵守排污许可证载明的环境管理要求”,被申请人依据该条例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违反本条例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生态环境主管部门按照下列规定予以处罚:(二)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排污者未遵守排污许可证载明的环境管理要求的,责令限期改正,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未按照排污许可证规定排放污染物的,责令限期改正,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吊销排污许可证”的规定,应对申请人予以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处罚。

  其次,申请人所排废水中A类水污染物超标10倍以上,且其废水日排放量为140吨/日,依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一章§1.4.1裁量标准的规定,对应“未按照排污许可证的要求超标排放水污染物的、超过规定标准10倍以上、A类水污染物、100吨以上200吨以下”等裁量因子,被申请人应对申请人的违法行为处以罚款九十万元。

  因此,对于申请人未按照排污许可证的规定排放水污染物的违法行为,被申请人处以罚款九十万元并无不当。

  二、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提出的申辩理由不成立。

  (一)申请人称厂区围墙外东南角雨水井采样可能存在不规范没有事实依据,且该主张也不影响本案裁量幅度的确定。

  首先,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采样程序可能存在不规范的情形,但其并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被申请人不予认可。

  其次,被申请人在《污染源废水采样原始记录表》里载明了采样人员和执法人员身份等,并明确告知申请人确认无误后再签名,申请人的授权代表全程参与被申请人的采样过程,并在前述文件中对被申请人的采样人员、采样过程及采样结果进行了签字确认。

  最后,通过此前的论述及深圳市宝安区环境监测站出具的《监测报告》可知,申请人外排废水中的总铜因子超过了其应执行的排放标准10倍以上。因此,申请人的主张并不影响本案处罚幅度的裁量。

  (二)申请人未提供证据证明厂区外采集的水样来源不具有唯一性。

  申请人认为本案中厂区东南角化学品仓库内井口和厂区围墙外东南角雨水井外排废水中铜离子超标可能系案外人排污所致,但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被申请人不予认可。且申请人的授权代表全程参与被申请人的采样过程,并在《污染源废水采样原始记录表》等文件中对被申请人的采样人员、采样过程及采样结果进行了签字确认。

  (三)申请人称其不具有主观故意以及对废水渗漏造成违法行为的原因进行排查并积极整改,均不是法定减轻行政处罚的理由。

  首先,申请人辩称其不具有废水渗漏的主观故意,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中所规定的减轻处罚的情形。

  其次,根据《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可知,被申请人在发现违法行为后已明确要求申请人立即停止违法行为,申请人对废水渗漏原因进行排查并积极整改系在履行申请人要求的义务,并不影响本案违法事实的认定,也不是法定的免责事由。

  (四)申请人关于其初次出现违法行为、无环保违法记录、对社会有突出贡献以及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复工复产难度大等主张,均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中所规定的从轻、减轻或免于处罚的情形,申请人将其作为免除或减轻处罚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恳请复议机关对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予以维持。

  经查:一、申请人于2006年3月8日成立,已办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为黄某某,经营地址为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申请人于2019年6月5日取得的《广东省污染物排放许可证》规定,申请人总铜排放浓度限值为1.0mg/L,日废水排放量限值为140吨/日。

  二、2019年10月28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会同采样人员到申请人处进行执法检查,申请人正在生产,污水处理站正在运转,总排口有废水外排,申请人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口内有水流动,采样人员对井口内的废水进行了采样,执法人员将现场采样情况记录在《污染源废水采样原始记录表》,执法人员制作了《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并拍摄了现场执法视频,申请人授权人唐某某签字确认。2019年10月29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会同采样人员再次到申请人处进行执法检查,并对申请人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口内的废水进行了水流路径试验,实验证明该废水最终排入市政管网。执法人员制作了《现场检查(勘察)笔录》《调查询问笔录》,并拍摄了现场执法视频,由申请人授权人唐某某签字确认。2019年11月4日,深圳市宝安区环境监测站出具《监测报告》,显示申请人10月28日的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口内废水中的总铜浓度为40.9mg/L。

  三、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总则第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总铜属于A类水污染物。

  四、申请人未按照排污许可证规定排放污染物,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依据《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应予处罚。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一章§1.4.1裁量标准的规定,申请人违法行为类型为“未按照排污许可证的要求超标排放水污染物的”,水污染物浓度超标幅度为“超过规定标准10倍以上”,排放污染物种类为“A类水污染物”,废水日排放量为“100吨以上200吨以下”,应处罚款人民币九十万元。

  五、2019年11月7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直接送达深环宝安责改字[2019]XX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2019年11月8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立案查处。2019年12月16日,被申请人作出深环宝听告字[2019]第XX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告知申请人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以及享有的陈述、申辩及申请听证的权利,并于2019年12月25日直接送达申请人。2019年12月31日,申请人提交《环境行政处罚陈述申辩书》。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申请听证。2020年1月19日,被申请人作出深环宝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申请人作出罚款九十万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决定。2020年1月21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直接送达该行政处罚决定书。

  本机关认为:关于申请人主张《监测报告》的采样监测可能不符合规范,不具有准确性。本机关认为,经核,本案《监测报告》的现场采样符合规范,监测数据准确有效。结合被申请人提交的《现场检查(勘察)笔录》《调查询问笔录》、现场执法视频等证据,可认定申请人厂区内东南角化学品仓库里井口内废水最终流入市政管网,经监测,10月28日申请人所排废水中含有的总铜浓度超标10倍以上。因此,对申请人的该项主张本机关不予采信。

  关于申请人主张其无主观故意积极整改、初次违法、无环保违法记录、对社会有突出贡献以及复工复产难度大,可减轻处罚。本机关认为,申请人未按照排污许可证规定排放污染物的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根据《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应对申请人责令限期改正并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罚款。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一章§1.4.1裁量标准的规定,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处罚款九十万元人民币,适用法律准确,量罚适当。按时整改是申请人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申请人不能以此为由减轻罚款,申请人的其他主张也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中所规定的从轻、减轻或免于处罚的情形。因此对申请人的该项主张本机关不予采信。

  综上,根据被申请人现场执法检查的证据材料、《广东省污染物排放许可证》《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及送达回证、《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等证据,申请人未按照排污许可证规定排放污染物的违法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申请人处罚程序合法。被申请人依据《深圳经济特区环境保护条例》第二十五条条第二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并结合《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总则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一章§1.4.1裁量标准的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罚款九十万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准确,量罚适当。

  本机关决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机关作出复议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宝安管理局于2020年1月19日以深环宝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

  本复议决定书一经送达,即发生法律效力。申请人如对本复议决定不服,可自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以本机关为被告向盐田区人民法院(办公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8楼)提起诉讼。

  深圳市生态环境局

  二〇二〇年五月十八日


相关附件

相关政策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