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邮箱- 无障碍- 手机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 数据开放- 数据发布- 繁體- 智能机器人 本站支持IPv6
当前位置: 首页 > 主题服务 > 专题专栏 > 重大行政决策和行政执法公示 > 行政执法信息公示 > 事后环节 > 行政复议

深环复决字〔2020〕09号

  深 圳 市 生 态 环 境 局

  行 政 复 议 决 定 书

  深环复决字〔2020〕09号

  申 请 人:深圳市宝安区某某加工厂

  经 营 者:杨某某

  被申请人: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宝安管理局

  地    址:深圳市宝安区新安二路96号环保大楼

  法定代表人:赵胜军       职务:局长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于2020年1月20日以深环宝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于2020年5月8日向本机关邮寄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于2020年5月9日收到,已依法受理。被申请人已向本机关提交了书面答复及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有关证据和依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的处罚决定,要求撤销深环宝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理由陈述如下:

  一、申请人已于2015年6月5日取得《建设项目环境影响审查批复》,申请人在经营期间非常重视环保工作,一直配合环保部门,但公司规模小,内部管理层环保守法意识不足,环保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于2019年4月在B栋宿舍楼西北侧擅自设置了酸洗、清洗、表调、磷化工艺,设有酸洗池1个、清洗池1个、表调池1个、磷化池1个。被申请人于2019年10月10日发现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申请人意识到该行为的严重性和错误性,立即停止相关生产工艺并联系废水处理公司拉运增设工艺产生的废水,同时拆除相关酸洗、清洗、表调、磷化工艺的设备,在此期间严格按照操作执行,产生废水收集无外排污染的行为。尽管事后申请人全力整改,立即停止相关生产,但对擅自增设工艺及设备的行为仍深感愧疚,主要由于生产所需且环保知识不足导致,现已意识到严重性。

  二、受经济下行影响,申请人面临销售市场萎缩、人力资本增加、资金周转困难等诸多不利因素,濒临破产,加上疫情因素,勉强复工仍面临巨额成本压力,九万元罚款难以执行,恳求处罚与教育并重,给申请人一个教育改正的机会。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没有考虑到申请人的经营困难,特请求给予教育改正的机会,申请人无法承受罚款,请求复议机关予以撤销。

  被申请人答复称: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

  (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1.申请人存在未经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审批并擅自开工建设(增设酸洗、清洗、表调、磷化工艺)的违法行为。

  申请人于2015年6月5日取得深宝环水批[2015]XX号《建设项目环境影响审查批复》,主要生产五金制品和从事金属材料加工,主要工艺为喷粉、烘干、检验、包装。《建设项目环境影响审查批复》中载明,申请人不得从事除油、酸洗、磷化、喷漆、电镀、电氧化、印刷电路板、染洗、砂洗、印花等生产活动。

  2019年10月10日,被申请人的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发现,申请人在B栋宿舍楼西北侧擅自增设酸洗、清洗、表调、磷化工艺。现场检查时申请人正在生产,设有酸洗池1台、清洗池1个、表调池1个、磷化池1个。

  2.申请人的建设项目属于应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的项目。对照《深圳市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和备案管理名录》,申请人现状增设工艺属于该名录中第“二十二、金属制品业”中“67、金属制品表面处理及热处理加工”中的“其他”类,属于应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审批类)项目。

  以上事实,有《现场检查(勘察)笔录》《调查询问笔录》《建设项目环境影响审查批复》、现场检查视频、深环宝安责改字[2019]XX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及送达回证等证据为凭。

  3.被申请人复查时申请人已停止建设并主动拆除设备。

  11月5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复查,发现申请人增设的酸洗、清洗、表调、磷化工艺未开工,酸洗池、清洗池、表调池、磷化池中的废水已交由深圳市某某环保科技公司拉运处置。12月3日,被申请人再次复查,发现申请人增设的酸洗、清洗、表调、磷化工艺已撤除,设备已拆除。

  以上事实,有《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废水(非危险废物类)收运处理转移联单等证据为凭。

  4.申请人建设项目所在地位于特别控制区。申请人经营地址位于深圳市宝安区新桥街道,属于《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总则第十一条规定的特别控制区。

  (二)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程序合法。

  2019年10月10日,被申请人两名执法人员对申请人进行现场检查,当场表明了身份,告知了申请人配合调查的义务和申请回避的权利,因申请人现场负责人黄某某拒绝签名,以上行为在《现场检查(勘察)笔录》《调查询问笔录》中有见证人苏津立、杨文林签字确认。被申请人当场作出并留置送达了深环宝安责改字[2019]XX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三十七条。

  10月21日,被申请人依法对申请人未经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审批并擅自增设工艺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处理。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环境行政处罚办法》第二十四条规定。

  11月5日和12月3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对申请人进行复查,均当场表明了身份,告知了申请人配合调查的义务和申请回避的权利,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规定。

  被申请人根据查实的违法行为集体审议后,于12月25日依法作出深环宝听告字[2019]第XX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并于2020年1月2日直接送达给申请人,告知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及其依法享有提出书面陈述、申辩及申请听证的权利。申请人未申请听证,也未提出陈述、申辩意见。2020年1月20日,被申请人依法作出深环宝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于4月13日直接送达给申请人。被申请人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规定。

  (三)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

  申请人未编制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擅自增设应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审批类)生产工艺的行为,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建设单位应当按照国家和广东省的规定对建设项目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并报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审批或者备案。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未依法经审批部门审查或者审查后未予批准的,建设单位不得开工建设。”被申请人依据《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违反本条例第八条规定,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报告表未报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审查或者经审查后未予批准,擅自开工建设的,由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根据违法情节和危害后果,按照以下标准处以罚款,并可以责令恢复原状:(一)属于应当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的建设项目,处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之规定,应对申请人处以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

  被申请人参照《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二章§2.1,对应“报告表类”“特别控制区”“限期内补办环评批复的或限期内停止建设,并主动拆除设备或恢复原状”裁量因子,应对申请人处以九万元的罚款。

  二、申请人在复议申请书中的申辩理由不能成立。

  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已对申请人及时改正违法行为的情节予以考量,并在法定罚款幅度内予以了从轻处罚,申请人主张其环保知识不足、经营困难等理由并非免于处罚或者撤销本案处罚决定的法定理由。

  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程序合法,法律依据明确,量罚适当,恳请复议机关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经查:一、申请人于2015年3月17日成立,已办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者为杨某某。申请人于2015年6月5日取得的深宝环水批[2015]XX号《建设项目环境影响审查批复》第二条规定,申请人不得从事除油、酸洗、磷化、喷漆、电镀、电氧化、印刷电路板、染洗、砂洗、印花等生产活动。

  二、2019年10月10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到申请人处进行执法检查,申请人正在生产,申请人增设了酸洗、清洗、表调、磷化工艺,设有酸洗池1个、清洗池1个、表调池1个、磷化池1个,执法人员现场制作了《现场检查(勘察)笔录》《调查询问笔录》,申请人现场负责人黄某某拒绝签字确认,执法人员邀请万丰工作站工作人员见证,并拍摄现场执法视频记录了调查取证全过程。2019年12月3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到申请人处进行执法检查,申请人增设的酸洗、清洗、表调、磷化工艺已撤除,设备已拆除,执法人员制作了《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并拍摄了现场执法照片,由申请人授权人王某某签字确认。

  三、对照《深圳市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和备案管理名录》,申请人增设的酸洗、清洗、表调、磷化工艺属于“二十二、金属制品业”第67项“金属制品表面处理及热处理加工”中的“其他”类,应编制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并报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审批。

  四、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总则第十一条的规定,申请人建设项目所在的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位于茅洲河流域,属于“特别控制区”。

  五、申请人未编制环评文件擅自增设项目并开工建设,违反了《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依据《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应予处罚。根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二章§2.1裁量标准的规定,申请人违法行为类型为“未编制环评文件或者环评文件未经环保审批,擅自开工建设”,环评审批类别为“报告表类”,建设项目所在区域为“特别控制区”,违法程度分级为“限期内补办环评批复的或限期内停止建设,并主动拆除设备或恢复原状”,应处罚款人民币九万元。

  六、2019年10月10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留置送达深环宝安责改字[2019]XX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2019年10月21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立案查处。2019年12月25日,被申请人作出深环宝听告字[2019]第XX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告知申请人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以及享有的陈述、申辩及申请听证的权利,并于2020年1月2日直接送达申请人。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进行陈述、申辩及申请听证。2020年1月20日,被申请人作出深环宝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申请人作出罚款九万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决定。2020年1月20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邮寄送达该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年4月13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直接送达该行政处罚决定书。

  本机关认为:关于申请人主张其已履行整改义务。本机关认为,被申请人依据《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第二章§2.1裁量标准的规定,申请人违法程度分级为“限期内补办环评批复的或限期内停止建设,并主动拆除设备或恢复原状”,对申请人罚款九万元人民币,被申请人结合申请人按时整改的情况进行裁量,并在法定罚款幅度内从轻处罚。申请人及时整改是其应当履行的法定义务,对该主张本机关不予采信。

  关于申请人主张其经营困难且环保知识不足。申请人的上述理由与本案无关,不影响本案违法事实的认定,因此本机关对申请人的主张不予采信。

  综上,根据被申请人现场执法检查的证据材料、《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及送达回证、《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等证据,申请人未编制环评文件擅自增设项目并开工建设的违法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申请人处罚程序合法。被申请人依据《深圳经济特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八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并结合《深圳市环境行政处罚裁量权实施标准(第六版)》总则第十一条、第二章§2.1裁量标准的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罚款九万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准确,量罚适当。

  本机关决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机关作出复议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宝安管理局于2020年1月20日以深环宝罚字[2020]第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

  本复议决定书一经送达,即发生法律效力。申请人如对本复议决定不服,可自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深圳市生态环境局

  二〇二〇年七月八日


相关附件

相关政策解读: